72%

土拨鼠呐喊.gif

回到顶部

只一字未参透

翻到了一年半以前的废稿,我也忘了我想讲啥……

本来想就叫ABCD算了,想想觉得太不负责任,还是起了几个随便的名字_(:зゝ∠)_

依旧除了复习啥都想干



1.

    昭青关上软件,抬手揉了揉眉心。

    “去……吃饭吗?”

    他满脸疲惫地点头,看了谨言一眼,“等我穿个外套。”

    谨言有语言障碍,同宿舍的大家都尽可能地帮衬着他。可是,他却唯独喜欢亲近昭青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走在寒冷的夜色里,头顶路灯洒下暖光的灯光。谨言偶然间一抬头,藏蓝的天幕上飘起了纷纷的白。

    “雪。”

   昭青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犹如飞蛾,舞得绝决。

    或许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。

    只要迈出一步,就再也不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报道那天下着淅淅沥沥地雨,谨言的裤腿还裹着泥水,局促不安地站在他面前,紧张得脸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不用着急,先把东西放下喝口水吧。”

    昭青转身进了厨房。除了谨言,只来了他一个,怕谨言不自在,昭青倒着水,回头冲谨言一笑。

    谨言呆愣愣地,似乎被他感染了。

    以后的很多个丰柔的清晨,在昭青的回眸中,漏了心跳。

    迟来的镜一疑惑地扫过他二人,扶正眼镜,自顾自地收拾起了东西。

    谨言一夜辗转反侧,早早地醒了。

    听说宿舍里有厨房,他们来的时候都带了些许家伙,只不过大件还没来得及置,食材也空缺着。

    所以谨言出门转了转,到早市买了一堆东西回来。

    进门正好碰见昭青打着哈欠往卫生间走,两人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昭青伸手接过来,“你昨天没睡好吧,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帮你。”

    回过神,昭青转头看着谨言的侧脸。

他大多时候都是这样恬静,背影挺拔,或是手里捧一本书,或是认真地盯着老师。所有的喧嚣都渐渐沉寂,任时光自身边悄无声息地流动。

谨言幽幽叹口气,“想吃面。”

    “行,”昭青的手攀上他的肩,“周末给你擀。”



2. 

一支烟燃到末,昭青坐在楼梯上,兀自发着呆。

    谨言只不过是光顾着和昭青说话,不小心撞上了旁人,手中拎的饭菜堪堪洒到人身上。

    那位男同学脸色不佳,暴躁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谨言直想往后躲,眼神闪烁。

“对不起啊同学,”

    昭青挡在他面前,掏出纸巾给他擦了擦污渍。

    “怎么?他没长嘴,非得让你替他?”

    昭青有些看不过去了,皱眉道,“说话注意点儿。”

    谨言拉住他的袖子,朝他摇头。

    他冷笑。

身后传来门的响动,脚步声声靠近。

    镜一递过冰凉的毛巾,施施然坐下。

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冲动了。”

    昭青依旧沉着脸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悉悉索索后,镜一从兜里摸出一根烟。

    “带打火机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说完,起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镜一失笑,“跟人家女朋友闹别扭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女朋友!”

    昭青一个人回了宿舍。在床上滚了一圈,抬头发现床头柜上留了一张谨言的便签。

    ——给你热了奶,记得喝。

    他这才痛快点儿。



3.

    从选修课回来,昭青见谨言和同班的夜辰蹲在草窠里,不知在合计什么。他靠近一瞧,小姑娘怀里抱了个脏兮兮的白团子,软言温语的讨好之下发出细弱的喵呜声。

    “谨言,干嘛呢?”

    谨言抬头望向他,眼神KiraKira的,“想养。”

    昭青也蹲下来,觉得谨言更像一只小动物,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没课,吃过午饭谨言就收拾妥当,是准备外出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夜辰来敲门,“我们带葡萄去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那两人应了一声,昭青想了想,又嘱咐道,“早去早回。”

    这是谨言第一次独自和宿舍外的人接触,因着葡萄有了亲近的联系。

    除了照顾葡萄,偶尔夜辰也和舍友来串门,闲的时候还打两圈牌。

    甩出一张牌,夜辰叹了口气,“你们觉得女生梳什么发型可爱呀?”

    镜一扫她一眼,说,“双马尾。”

    谨言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”昭青戏谑,“喜事将近?”

    “我是想改变一下形象……不过,我梳双马尾梳不对称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!”谨言冲她羞涩地笑,“家里有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,厉害呀!”

    这牌也打不下去了,一群人嗑着瓜子围观。

    谨言的手十分漂亮,纤长秀气。素净的手指拢起夜辰乌黑的发丝,画面都变得赏心悦目起来。

    夜辰兴高采烈地和小伙伴回宿舍挑衣服去了,三个人也索然无味,镜一提议说不如看会儿电影吧。

    大概是不感兴趣,没过几分钟谨言就困得东倒西歪的。昭青无可奈何,一把把他按到自己肩膀上。

    谨言毛茸茸的头靠着昭青的脖颈,柔软的发丝搔过皮肤,搔得心尖痒痒的。

    昭青轻轻抚过他的发顶,谨言慵懒地眨了眨眼,又满足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旁的镜一假意推眼镜。他心知肚明,却不去戳破。


 
 
评论(3)
©72% | Powered by LOFTER